欢迎光临西安轨道学校官网,深受西北五省地区学子及家长的关注,每年就业率在百分之90以上!咨询热线:400-8926-555 / 029-84191666

行业新闻西北地区"铁路人才黄埔军校"

News Center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闻

行业新闻

今年力争开建渝昆高铁 “十三五”开建长江三峡新通道

发布日期:2016-03-05    发布者:kefu    阅读:

 

西安轨道交通学校

 

  今年的全国两会,重庆代表团提出全团建议:支持重庆加快打造“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重要枢纽。前天下午,重庆代表团召开全团会议。会上,市长黄奇帆对全团建议进行了说明,会上通过将此建议作为重庆代表团的全团建议提交此次大会。

  为何提此建议?“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重要枢纽又该如何打通?今天,本报一一为你解读。

  为何提此建议?

  能更好服务发展大局

  在全团建议说明中,黄奇帆解释,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着眼构建对外开放和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提出了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发展三大战略,对提升我国对外开放水平、拓展发展空间、促进东中西部协调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重庆作为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和国家中心城市,位于“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上,全国“两横三纵”城镇化战略格局沿长江通道横轴和包昆通道纵轴在此交会,全国“五横五纵”综合交通网包头至广州南北大通道、沪汉渝蓉东西大通道以及渝新欧国际贸易大通道也汇合于此,承东启西、连接南北的区位优势独特。

  黄奇帆说,重庆还拥有两江新区这一国家级开发开放平台,兼具航空、铁路、内河港三个交通枢纽、三个国家开放口岸、三个保税监管区“三个三合一”的开放要件,以重庆为国内起点的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是中欧陆上贸易的主通道,并与多国海关建立起“一卡通”协调机制。重庆还享有西部大开发、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等政策叠加优势。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渝视察期间强调:重庆处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上,在国家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具有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2014年4月,李克强总理在重庆召开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时指出:要把重庆建设成为西部开发开放重要战略支撑、长江上游经济带的西部中心枢纽。

  黄奇帆说,加快把重庆打造成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的重要枢纽,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重要指示精神的重要体现,有利于重庆充分发挥在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的重要支撑作用,更好地服务于国家“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发展大局,也有利于重庆加快完善国家中心城市综合功能,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

  是否具备条件?

  重庆具有良好的基础

  提出此建议,还得解决一个问题:重庆是否具备打造“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重要交通枢纽的条件?

  黄奇帆给出了答案:重庆打造“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重要枢纽具有良好基础。据介绍,多年来,在中央的支持下,重庆着力提升大通道能力,西南地区综合交通枢纽加快建设,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枢纽作用。

  一组数据可以证明:

  2015年,铁路运营里程1929公里,形成了“一枢纽八干线二支线”网络格局;

  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突破2500公里,基本形成“三环十射”高速公路网络;

  建成江北国际机场和万州、黔江“一大两小”民用机场,江北机场旅客吞吐量达到3239万人次,货邮量达到32万吨;

  全市港口吞吐量1.6亿吨,集装箱吞吐量突破100万标箱,外埠中转货物占比达到43%,长江上游航运中心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

  哪些需要支持?

  航运铁路公路建设需加速

  尽管重庆枢纽建设取得积极成效,但与中央赋予的战略使命相比,重庆综合交通大通道能力仍显不足,亟须国家予以支持。

  黄奇帆说,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多个方面。

  长江航运潜能尚未充分发挥,高等级航道比重不高,航道梗阻问题突出,高效集疏运体系尚未形成,嘉陵江、乌江等支流航道等级相对较低,制约了水运辐射半径的进一步扩大;

  对外铁路大通道不畅,沿江高速铁路、成渝城市群连接长株潭城市群的高速铁路大通道尚未形成,沿江货运通道能力不足,西南向重庆至昆明、北向重庆至西安高速铁路大通道急需尽快开工建设;

  公路网络结构不完善,通达深度不足,技术等级偏低;

  各种运输方式衔接不畅,铁水、公水、空铁等尚未实现有效衔接。

  这样打通“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重要枢纽

  重庆代表团在全团建议中提出了6点建议,它们都和交通密切相关。为了让读者更加详细地了解这些建议,我们补充采访了市发改委、市交委等多个部门,并通过图示让你一目了然。

  全团建议:将兰渝高铁修编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国家新增规划的“八纵八横”高铁网络中,其中“一纵”为兰州至广州通道。

  新增规划兰渝高铁,将重庆作为兰州至广州通道的一个重要节点,有利于进一步提升“渝新欧”通道能力,同时形成“新—兰—渝—长—厦”综合运输大通道,畅通海西经济区经长沙至重庆,依托“渝新欧”进入欧洲的国际运输大通道,强化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联系,助推重庆进一步发挥长江经济带西部中心枢纽作用,成为长江经济带衔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支撑。

  启动建设万州到安康高铁

  全团建议:将重庆至西安高铁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线路方案上选择经万州方案,并在“十三五”期间启动实施万州至安康段。2016年启动前期工作,2017年全面开建。

  渝西高铁是国家新规划“八纵八横”高铁网络中包头至海口纵向高铁大通道的一段。据了解,渝西高铁由西安经万州至重庆,沿途各站:西安、柞水、镇安、安康、岗皋、城口、开县、万州、忠县、丰都、涪陵、长寿、重庆,规划时速300公里。

  这条高铁还将形成重庆至西安、郑州、武汉时速350公里的高铁新通道,实现重庆至西安、昆明、贵阳、武汉4小时快铁交 通圈。

  启动建设 长江三峡新通道

  全团建议:将长江三峡水运新通道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加快推进前期工作,“十三五”期间早日开建,破除长江水运肠梗阻。

  据统计,目前三峡大坝年过闸量已接近1.2亿吨,提前20年超过设计通过能力;过闸船舶拥堵严重,在船闸检修、汛期大流量禁航等特殊时段,拥堵现象更严重。

  随着建设长江经济带战略的纵深推进,过闸需求量会进一步增加。据分析,未来十年,长江上游将形成2.5亿吨左右的年过闸需求量,2030年达到3亿吨以上,过闸矛盾将愈加凸显,因此建议提出在“十三五”期间尽快启动建设过闸新通道。

  早日开建沿江货运铁路

  全团建议:将沿江货运铁路修编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并在“十三五”期间启动前期工作,早日开建。

  尽管修建三峡船闸新通道是破除长江航运“肠梗阻”的根本之策,但考虑到新通道建设涉及面广,建设周期长,短期内难以解决三峡船闸瓶颈制约。建设沿江货运铁路,从源头进行货物分流是最现实的解决方案,也是深入实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客观要求。

  首先,沿江货运铁路不会与过闸新通道形成重复建设。过闸新通道建成后,综合考虑挖潜等因素,两个通道年总运能可达到2.4亿吨左右,但仍有6000万吨左右的运力缺口,需要通过铁路等通道综合解决。

  其次,时效性强的高附加值货物等物资对沿江铁路运输有潜在需求。随着长江上游地区产业结构升级加快,高附加值货物等物资运输需求量将快速增长,预计未来15年将达到1亿吨左右,铁路运输需求是客观存在的。

  第三,沿江货运铁路可有效保障长江上游地区生产生活物资需求,成为国家安全战略性通道。沿江货运铁路的规划建设既可有效缓解新通道建成前过闸拥堵问题,还可发挥出沿江铁路纵深腹地大、运输距离远、运输效率高等综合优势,推动形成沿江立体综合交通走廊。

  渝湘高铁明年开工 重庆到怀化段

  全团建议:将渝湘高铁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线路方案上采取重庆主城经黔江、湖南怀化方案,并在2017年开建重庆至怀化段。

  渝湘高铁是国家新增规划“八纵八横”高铁大通道的其中“一横”,是成渝城市群连接长株潭城市群和海西经济区的快速铁路大通道,也是成渝经济区衔接海上丝绸之路的便捷通道。

  渝湘高铁按350公里/小时设计建设,2017年全面开建。线路初步走向:重庆东站—南川—武隆—彭水—黔江—酉阳—秀山—怀化,全长550公里,重庆境内380公里。目前,从重庆到长沙主要是走渝怀线,到长沙需要10小时以上。

  今年开工建设渝昆高铁

  全团建议:将渝昆高铁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加快推进渝昆高铁前期工作,确保2016年全线开工建设,尽快畅通渝昆泛亚铁路大通道。

  重庆处于长江经济带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结合部,但目前重庆经昆明衔接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缺乏快速直达通道,需绕行贵阳,且重庆至贵阳间在建的渝黔新线标准不高,仅为200公里/小时。

  渝昆高铁是渝昆泛亚铁路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建成后将与郑万高铁一道形成我国华北、西南地区经昆明衔接东南亚的快捷交通通道,强化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沿线开发合作。据了解,渝昆高铁初步确定的走向:重庆西站出发,经江津北、永川南、泸州、宜宾、昭通至昆明,全长约700公里。全线建成后,从重庆坐火车到昆明将缩短至2.5小时左右。

标签:
版权所有 西安轨道交通学校 咨询热线:400-8926-555 / 029-84191666 地址:西安市沣东新城斗门产业园(富鱼路与镐五路什字) 传真:029-84192266 邮编:710116